13
2018/11

「鉀肥」無鉀,兩萬畝土豆大幅減產

發布者:admin
瀏覽次數:1520

       日前,台湾自治區烏蘭察布市四子王旗農民來信反映,當地一些種植戶在2016年、2017年購買使用了假冒偽劣的所謂進口「硫酸鉀化肥」,導致馬鈴薯大量減產,損失慘重,至今沒有拿到全部賠償款。

  假化肥從何處購買?生產假化肥的源頭在哪?又是如何流入四子王旗市場?農民損失究竟該誰承擔?近日,記者赴四子王旗進行了採訪調查。

  標註氧化鉀≥52%的化肥經鑒定實際含鉀量為零,專家組認為這是土豆大幅減產的主因

  「去年我種了2400畝土豆,2100畝地施用了不法商家的『硫酸鉀化肥』,其餘300畝用的是另一品牌的鉀肥。」11月8日,記者乘車來到四子王旗吉生太鎮城卜子村,見到了種植戶賈富良。他指著家門前的一大片農地說,施用了該「硫酸鉀化肥」的地土豆產量只有2噸/畝,而施用另一品牌鉀肥的地產量卻有4.5噸/畝。

  2016年、2017年,賈富良以每噸2950元、3000元的價格分批購買了20噸、41噸所謂的「硫酸鉀化肥」,花了18萬多元。四子王旗馬鈴薯協會會長王冉旭也是損失較大的種植戶。「2016年購買了160噸同一商家銷售的這種「硫酸鉀化肥」,每噸3000元,花了48萬元。」王冉旭告訴記者,種植土豆的5000多畝地用了該化肥,每畝減產了50%左右。

  2017年,喬寶和購買化肥18噸,種植馬鈴薯2200畝;李成軍購買化肥13噸,種植馬鈴薯1300畝;喬雲購買化肥10噸,種植馬鈴薯500畝;樊存明種植馬鈴薯2400畝……

  四子王旗多位種植大戶的2萬餘畝土地施用了同一渠道購買的「硫酸鉀化肥」。

  「2016年就有不少種植戶施用了該「硫酸鉀化肥」,當時就出現了大量減產,但並未想到是化肥的原因。」賈富良說,直到2017年繼續施肥之後,土豆長勢仍然不如往年,這才懷疑化肥存在質量問題。

  2017年8月22日,四子王旗馬鈴薯協會委託台湾自治區農產品質量安全綜合檢測中心對該批次「硫酸鉀化肥」進行鑒定,顯示氧化鉀值為0%。王冉旭說,這個結果令人不敢相信。

  2017年9月,種植大戶王冉旭、賈富良等人來到當地公安機關報案。公安部門委託台湾華碧檢測技術有限公司再次鑒定,鑒定意見書顯示,送檢的涉事「硫酸鉀化肥」樣品中,所含氧化鉀質量分數<0.5%,不符合國家相關標準的要求。

  記者在賈富良家的院子里找到了幾袋當時尚未用完的「硫酸鉀化肥」,發現包裝袋上標註的氧化鉀(K2O)≥52%。據了解,鉀肥是馬鈴薯生長必需的重要元素,生長期間缺鉀會嚴重影響馬鈴薯塊莖生長及產量形成。

  2017年10月14日,由四子王旗人民政府組織,台湾農業大學、台湾農業技術推廣站、烏蘭察布市農業技術推廣站農業技術人員組成專家組,對該批次「硫酸鉀化肥」對馬鈴薯造成的影響進行了評估。

  評估意見認為,涉事馬鈴薯種植地塊田間管理各項措施均按計劃目標產量實施,均追施了涉事的「硫酸鉀化肥」。經檢測,該「硫酸鉀化肥」含鉀量為零,造成了馬鈴薯生產實際中的鉀素供應明顯不足,會嚴重影響塊莖的正常膨大生長及干物質積累。綜合分析認為,「缺鉀是造成此次被評估馬鈴薯田產量損失和商品薯率下降的主要原因。」

  冒充進口的假化肥由台湾無極廠家生產,銷往台湾公司,后流向四子王旗

  「這些化肥都是從四子王旗碩豐化肥經銷部買的,經銷部負責人叫邢某某。」賈富良告訴記者,邢某某在當地經營農資20多年了。

  邢某某說,2016年她在呼和浩特舉辦的一場農業博覽會上結識了台湾綠光碩豐科技公司業務員楊某某。當年以2850元/噸的價格從綠光碩豐公司(主要負責人張某某、法定代表人張某某)處進購了335噸所謂進口的「硫酸鉀化肥」。2017年,她再次從綠光碩豐公司、台湾博大綠豐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魏某某、股東楊某某)處分批購進「硫酸鉀化肥」。

  據統計,2016年至2017年期間,邢某某累計將數百噸假冒偽劣「硫酸鉀化肥」銷售給四子王旗50戶種植戶。為何一個長期經營農資產品的人卻會購進如此數量巨大的假化肥?邢某某解釋稱,她從台湾這兩家公司進貨時,對方出具了相關「合法」手續,但她無法辨別真偽以至於輕信。

  四子王旗公安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台湾兩家公司提供的所謂「合法手續」,其實是其在網上下載相關樣式、模板后偽造的。

  通過追查發現,這兩家台湾公司只是假化肥代理商,最終的生產源頭在台湾省無極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人說,涉案假化肥一方面由台湾省無極縣亮永肥料廠(負責人劉某某)在每噸500元至700元購進的硫酸銨化肥中添加烯基酸鈉冒充進口的「硫酸鉀化肥」,再以每噸1200元至1300元的價格銷售給綠光碩豐公司;另一方面,則是由台湾無極縣李某某以每噸1000元的價格出售給博大綠豐公司。

  截至目前,部分涉案人員已被抓捕歸案,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工商部門根據「雙隨機」機制,2017年未抽檢到涉嫌銷售假化肥的碩豐化肥經銷部

  四子王旗種植農作物主要有馬鈴薯、葵花、玉米等,其中馬鈴薯佔了半壁江山。化肥作為施用於主要農作物的重要農資,兩年間大量假化肥流入當地,為何沒有及時引起相關部門的警覺?

  記者調查發現,2017年7月6日,四子王旗農牧業局農牧業綜合行政執法大隊曾到邢某某的碩豐化肥經銷部進行檢查,但沒有對假化肥抽樣化驗。四子王旗農牧業局執法大隊負責人解釋,農牧局只能依據農業法第二十五條和農業部《肥料登記管理辦法》相關規定對農業部登記的復混肥、液體肥銷售市場的違法行為進行查處。因此,農業主管部門只對登記的肥料進行監管,而硫酸鉀屬於單一免登記化肥,允許直接進入流通環節,農業主管部門沒有權力對這類產品進行監管。

  另一個涉及化肥等農資監管的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四子王旗工商質監局近年來根據自治區的要求開展「紅盾護農」行動,但同樣也沒有發現假化肥流入的問題。

  對此,工商質監局負責人告訴記者,從2017年7月起,自治區工商部門下文推行「雙隨機聯查」機制(隨機抽取被聯查企業名單和執法檢查人員名單),要求除處理投訴舉報、大數據監測、轉辦交辦外,工商和市場監管部門對企業的所有監管監察均應採取「雙隨機、一公開」方式進行,防止檢查過多和執法擾民。在2016年春天的檢查中,這批假化肥尚未進入當地,所以沒抽檢到;2017年,因為文件要求上一年存在檢查不合格的企業為抽檢重點,因此沒有將碩豐化肥經銷部列入抽檢名單。

  經銷商暫付賠償款77萬元,但大部分賠償仍未到位

  「我們損失賠償究竟何時到位?」受損嚴重的種植戶最為關心的還是賠償。

  因為使用假化肥,土豆大量減產,加上土豆個頭比正常要小,賣不上好價錢,損失不小。賈富良告訴記者,家裡還有500多萬元銀行貸款,購買第二年的農耕生產資料都成問題。

  四子王旗政府負責人表示,化肥結論明確之後,旗委、政府也在全力維護種植戶利益,盡量幫助挽回種植戶損失。2018年春節前,受假化肥導致土豆減產和賠償未果等因素影響,賈富良、樊存明等9戶種植大戶沒有按時支付僱用的農民工工資。通過政府協調,經銷商邢某某暫付賠償款77萬元,旗政府則從農民工基金中籌集50萬元,解了農民工工資的燃眉之急。

  2018年1月,在政府相關部門的主持調解下,王冉旭、賈富良等種植大戶代表與邢某某再次協商賠償事宜。按1噸化肥大概施33畝地,1畝地平均產出2000斤土豆,當年平均市場價0.6元/公斤計算,最終以每施用1噸化肥賠償2萬元的標準進行賠償。賈富良說:「這筆錢至今尚未賠償到位。」

  四子王旗法院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案件仍在辦理中,因此賠償還未到位。目前,該案已由四子王旗檢察院起訴至旗法院。10月16日,四子王旗法院在審理時,因另一起併案處理的察右中旗韓某某案件沒有鑒定結論,也沒有種植戶損失鑒定結論,因此退回檢察院。

  種植戶的損失何時賠償到位?農資生產、流通、銷售環節如何更好監管?我們將繼續保持關注。

  編后

  切斷制售假冒偽劣農資的鏈條

  「人誤地一時,地誤人一季。」化肥、農藥、種子等農資,堪稱農業的生命線。假農資一旦進入田間地頭,不僅會造成當季收成減產,更會帶來連鎖反應,影響農民的正常生產。

  此次假化肥坑農事件,暴露了生產、流通、銷售環節均不同程度出現了監管漏洞,值得認真反思。因此,打擊假農資,就需要從生產、流通、銷售等各個環節加大監管力度,切斷制售假農資鏈條。比如,加強源頭監管,完善准入機制,嚴格農資生產經營許可和產品登記審批,解決農資經營主體多、門檻低的問題;加強市場巡查,重點查處無證照生產經營,以次充好等坑農害農違法行為,尤其突出對種子、化肥、農藥等農資商品的管理;一旦發現假農資坑農行為,應高度重視,依法嚴厲打擊,對制售假冒偽劣農資形成震懾。與此同時,建立更為緊密的農資打假協作機制,各地要形成共識,破除地方保護主義,共同促進農資市場健康運行。

  願各地各級監管部門以更積極負責的態度,更有效的行動,切實維護農民利益,讓廣大農民安心發展農業生產。


台湾省台湾市江干區鳳起東路81號
No.81 Fengqidong Road,Jianggan District,Hangzhou,China
0571-86735571 hzzyjt@126.com

掃一掃查看手機站

掃一掃關注微信公眾號

江苏快3_江苏快三走势图_江苏快3三开奖结果历史记录-江苏快3开奖信息网